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匯聚科技(01729)自貿易戰烏雲密佈以來,股價一直走弱,主因是匯聚科技的第二大客戶是美國公司Google,而供應Google的產品可能會列入提升關稅的產品名單中,對匯聚科技的業務或許會有影響,但這仍是未知數,故之前縱使股價下跌,也跌得不算過份。

禍不單行的是......曾經是匯聚科技主要客戶的中興通訊 (00763) 被美國嚴厲制裁,令匯聚科技躺著也中箭!

根據招股書:


客戶C是一家總部設於中國的跨國電訊設備及系統公司,其股份在聯交所及深圳 證券交易所上市。其為電訊設備及網絡解決方案服務供應商。根據其二零一六年年 報,客戶集團截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止年度錄得綜合收益逾人民幣 100,000 百萬元。

客戶C就是中興通訊,但中興通訊於2016及2017年已再沒有交訂單予匯聚科技,故此中興出事,對匯聚科技的實際影響有限;如有影響的話,現階段也只是心理影響,擔心中興被制裁一事,會加劇中美貿易糾紛,令匯聚科技的業務受到拖累。



2018年4月19日 星期四

談談利福中國 (02136) 近況



利福中國上月初公佈了全年業績,業績一如預期,沒有什麼驚喜。但在業績公佈後,動作多多,先有第二大股東卡塔爾投資局悉售持有的3.71億股,每股作價2.03元,大股東細劉當仁不讓,認購了當中的1.85億股,而餘下的1.86億股亦由其包銷,結果據聞1.86億股全數分派予十多位人士。這十多位人士似乎都是食“大茶飯”之人,縱使股價已比配售價急升35%,但這些配售所得的股份仍然拿得很穩,並沒有大肆沽貨獲利。

配股完成後,股價曾經一度急升,然後無以為繼,期間周大福的持股一如過往,繼續通過海通在市場減持。截至兩天前,周大福持股只餘下6百多萬股,估計按這進度,應會於今月底前全數沽清,

而繼卡塔爾配售沽清持股、周大福也接近清倉之際,另一大戶結好的倉位也於近日開始大手減持,巧合地公司也於此時開始回購。受制於回購的價格規定,只是回購了兩天,但已回購了共9百多萬股,估計只要價格進入回購範圍,公司還是會繼續回購的。

先是大股東大手增持,然後公司開始暴力回購.......咦,這套路怎麼似曾相識?

2018年4月17日 星期二

簡評聯塑 (02128) 入股興發鋁業 (00098) 成為第二大股東


聯塑昨天公佈向興發鋁業主要股東買入合共26.28%的股權,成為興發第二大股東,僅次於持股29.99%的大股東廣新集團。聯塑買入股權作價約每股8.86元,而且是除淨後的作價,即是將會派發的每股0.2元股息,仍是由原股東收取;整體作價相當於除淨前的9.06元,比興發昨天收市價6.82元有33%的溢價,而這作價也相當於興發往績市盈率大約8倍,估值算是合理,不是太高。

得悉聯塑入股興發成為第二大股東,我的第一反應是驚訝,然後是驚喜。驚訝的是為何與興發業務沒有太多交集的聯塑會如斯大手筆買入興發股權;驚喜的是作價比市價有高溢價,反映興發目前估值仍低於合理估值甚多。

根據通告內容,聯塑稱斥資9.73億港元入股興發的理由是:

1. 鑒於中國使用鋁型材作為主要建築材料之趨勢日盛,聯塑管理層認為興發不僅為一項有價 值的投資,亦為集團進行戰略投資的良機;

2. 興發在建築及工業材料業務擁有豐富經驗,故此建立了不同的銷售渠道及客戶群。購買事項可為聯塑業務創造長期商業協同效應,擴闊本集團的銷售渠道及增加客戶群;

3. 為聯塑帶來更全面之產品及服 務組合,從而更能鞏固其作為客戶之全面解決方案供應商之地位。

聯塑的主要業務是:從事製造及銷售建材及家居產品;提供裝修及安裝工程、環境工程以及其他 相關服務、財務服務,而興發主要從事製造及銷售用作建築及工業材料之鋁型材。聯塑
主業是塑料管道,與興發的主業目前並沒有大太的交集,將來或許聯塑會開拓鋁相關的製品,但在目前階段斥巨資入股興發成為第二大股東,是令人難以理解的,或許明天會去佛山出席聯塑路演的朋友,可以就此問題代為詢問管理層。

大家如果深入研究興發的股權架構,會發現羅氏除了已轉讓給聯塑的26.28%股權外,尚有一名成員廖玉慶先生 (羅蘇的女婿及身兼興發的執行董事)持有11.53%的股權,沒有一併轉讓給聯塑,估計是不想因此觸發強制性要約,其次廣新也未必想見到聯塑取代其大股東地位。我其實有猜測過聯塑是否想從廣新手上搶去興發的控股權,但聯塑作為廣東佛山民企,是否有如此膽量向廣東國資委屬下的國有企業宣戰?

如果聯塑不是想搶走興發的控股權,那會否是“代客泊車”?

最後,興發股價在3月中開始走強,是否就是炒作此消息,還是另有其它未公佈的利好消息?如果單純炒作這消息的話,那春江鴨趁好消息出貨是可以理解,等兩天後查看CCASS,看看今天大手沽貨的,會否就是過去一個月一直買入的倉位。




2018年4月15日 星期日

迅捷環球 (00540) 賣殼的猜想


迅捷環球可以說是繼萬華媒體 (00426)後,另一宗馬拉松式的賣殼個案,最終會修成正果,還是和萬華一樣,以失敗告終?

迅捷環球的賣殼始於2017年1月,並於2017年11月告終,期間股價曾高見1.45元,而宣佈賣殼失敗後,股價一度大跌至0.76元,這是第一次的賣殼洽商。

第二次的賣殼洽商始於2018年1月,潛在買家已支付高達6000萬元的按金,而獨家洽商期限一再延期,目前已延長至2018年5月25日。

第一次洽商期長達10個月,而第二次洽商期雖然只有3個月,但按金已增至6000萬元,由此可以猜測賣殼的作價並不是落實交易的阻礙,關鍵在於買方融資 (第一次洽商)及可能的交易架構問題。如果兩次賣殼洽商加起來共13個月時間,仍然停然在談價錢的階段,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大家如果對迅捷環球不了解的話,或許會覺得迅捷環球一如其它的殼股,都是沒有業績而言的垃圾股,但迅捷環球恰好相反,其本身核心業務是有穩定盈利能力的:



再看看迅捷環球今年的業績報告:


迅捷的核心業務是服裝供應鏈服務業務,公司主業務有穩定盈利,過去數年年均盈利約3000萬元,我自己估計大股東應該很想買回這有穩定盈利的核心業務,然後才賣殼;但要將核心業務剝離上市公司的話,則迅捷環球肯定沒有足夠業務繼續支持上市地位,也因此第二次賣殼一再延期,估計正是不斷嘗試、研究可以被聯交所接受的賣殼及回購業務方案,而不是關乎作價的問題。

我的想法並不是憑空猜測,大家可以參考2018年3月26日的延長洽商期通告中有以下闡述:

根據補充諒解備忘錄,獨家期間已延長至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售股股東及潛在買方須盡其合理努力,在適用法律及法例許可的情況下訂立正式買賣協議,並盡快完成可能交易。
看到這句話,我直覺是賣殼的價格及方案已定,但交易方案目前不被聯交所接受,故此通告中才有平時鮮見的這句闡述:“在適用法律及法例許可的情況下訂立正式買賣協議”,反映買賣雙方正在盡力爭取聯交所等監管機構同意交易方案,而萬一這方案不被批准的話,明顯地買方應可以取回6千萬元的按金。

一般的賣殼個案,很多時候在有結果前,價格已預先反映,而迅捷環球目前股價不上不落,或許反映內線人士也不清楚交易的方案能否獲得有關監管機構的批准,故此股價已長期橫行、沒有明確方向。

大股東從2017年初開始一再尋求出售上市公司殼,反映其有極大意欲出售上市殼獲利,故此如果第二次賣殼洽商失敗的話,或許還會有第三次的嘗試。但同一方案如果監管機構不批准的話,則再試幾次的結果也是一樣,故此大家不知有沒有留意到於2017年12月15日,公司公佈兩名老臣子(鄧女士及區先生)辭去執行董事的職務?

迅捷環球之前有四名執行董事,除了大股東黃先生之外,尚有陳洪光(2004年加入公司,持有公司5.51%股權)、鄧惠珊(2006年加入公司,持有公司2.57%股權)及區維勝 (2004年加入公司,持有公司4.47%股權),此三人可以說是公司資歷最老、大股東最為倚重的左右手,而且各自持有公司顯著的股權,目前賣殼尚未成功,當中二人就意興闌珊、急流湧退,還是與大股東在賣殼一事上意見不合退出公司?

我自己的看法是兩名老臣子離職,並不是和大股東意見不合、分道揚鑣,相反可能是幫大股東另起爐灶,以便是次賣殼失敗的話,執行Plan B........

這宗賣殼如果成功的話,我估計小股東收到的整體作價可能不低於1.5元;但萬一失敗的話,或許和上次一樣,有機會下試0.75元的低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