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淡市下的股份配售


自己組合持股之一的川河集團(00281),因為要提升公眾持股量,以符合上市規則的關係,上月底以每股0.55元 (即是除息後的0.51元) 配售了大約一億股,並且仍有大約2400萬股需要減持,最近見到大股東也有在0.495-0.5元減持了大約1千萬股。

以當時配售價0.55元而言,其實是頗便宜的,和大股東之前的自願要約價一致,而且除息後股價0.51元,股息率接近8%,算是頗吸引,那知在配售後,股價很快就跌破配售價,今日曾低見0.49元,比配售價再低4%左右。

股價跌,與市況淡固然有一定關係,只是即使大市在近期反彈一千多點,仍是對這些有股份配售的上市公司幫助不大。我們可以再看看近期其它有股份配售的公司,包括:

保利協鑫 (03800): 於6月11日,以每股0.45元配售15.1億股,配售價比前收市價0.5元有10%的折讓,目前股價0.415元;

信義光能 (00968): 於6月11日,母公司信義玻璃(00868) 以每股3.75元配售3.14億股,配售價比前收市價4.13元有大9.2%的折讓,目前股價3.69元,近期曾低見3.57元;

藥明生物 (02269): 於6月18日,母公司以每股69.3元配售減持5500萬股,套現大約38億元,配售價比前收市價72.95元有大約5%的折讓,目前股價68.1元,近期曾低見65元。

連同川河集團,近期4宗配售都是股價在完成配售後跌破配股價的,縱使恒指從6月初低位26700點反彈了接近2千點,但這些公司的股價仍是繼續停留在配股價以下,嚴重跑輸大市。或許以後在這種淡市,如果遇上配售的話,不必急於撈貨,甚至如果有貨在手的話,可以先行減持。以川河為例,在公佈0.55元的配售後,仍有頗長的時間可以在0.57-0.58元減持的,如果當時先行沽出避險,現在已可以低7-9% 補回。


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匯聚科技 (01729) 全年業績跟進



匯聚科技昨天收市後,舉行了業績發佈會及推介會,主要內容昨晚財華網已率先披露,內容如下:


從這報導中,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從2019年初至2019年4月,公司取得額免被加徵關稅這段期間,基本上公司和客戶共同商議後,是暫停發貨去美國,故此我們可以看到18/19年下半年發貨去美國是比上半年減少了足足1億美元,而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是環比減少了1.8億元,影響不可謂不大。

而在上一篇的業績短評中,文章末段的問題是究竟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大減,是因為Google為迴避關稅而押發下單,還是Google本身對光纖組件的需求下跌所致? 現在看來有明顯的答案了,而上文也有猜測:

如果是與2017/18年比較的話,則在2019年2月取得關稅豁免後,Google的訂單將會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那今年度的盈利或許會大幅回升。

我仍抱有樂觀的期望。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匯聚科技 (01729) 全年業績短評



昨天大家已就匯聚科技的全年業績有了不少的討論,今天我再簡單總結一下。

如果撇除外匯虧損的話,上半年核心盈利約1億元,而下半年核心盈利約3300萬元,全年核心盈利約1.33億元,而去年核心盈利約1.38億元,出現輕微倒退。投資者比較關注的是下半年業績比上半年度出現較大幅度的倒退,故此我會重點說說這問題。

1. 季節性因素

通過上市後的3份業績,包括2份全年業績及1份中期業績,我們可以大致歸納出匯聚的業績有季節性因素,主要是上半年業績會優於下半年,估計是因為農曆年的原因。17/18年上半年的核心盈利大約8000萬元,下半年是5800萬元; 18/19上半年是1億元,下半年是3300萬元,兩年都是上半年盈利比下半年為佳,是有明顯的季節性因素。

2. 貿易戰影響浮現


2017/18年度公司最大客戶是Google, 有高達4.87億元收入,而2018/19年度則下跌至4.1億元,成為第二大客戶,被華為超越。一直以來Google的訂單對公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主要是數據中心的電信組件主要是光纖組件,毛利率比銅製的高很多,我們翻看一下招股書披露的數據:



根據招股書最後披露的毛利率數據,數據中心分部的毛利率接近40%,故此2018/19下半年來自數據中心的收入大幅下跌1.84億元,轉化成毛利的話,就是差不多下跌了7400萬元的毛利,此乃下半年業績大幅下跌的主因!

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在之前一直都是穩步上揚,為何會在2018/19年下半年出現急跌? 與此同時,出口美國的貨物值也於2018/19下半年大跌一半,而大家搜查到的資料顯示Google仍然繼續投入數據中心的建設,對光纖電線組件的需求不應出現如此大幅減少,故此來自Google的訂單於下半年大幅下跌,或許只能以2018年6月爆發的貿易戰來解釋。公司一直以來沒有披露貿易戰的影響,但基於2018/19年下半年的數據,我們可以歸納出中美貿易戰確實對公司產生頗大的影響。而且我們再看看公司於5月公開的訊息:

於二零一八年爆發中美貿易戰後,由於出口至美國的中國商品被徵收額外關稅, 故本集團一直尋求措施減低貿易戰對其業務的影響。於二零一九年四月,為避免 額外關稅,本集團更改將運往美國之產品的若干主要組件的供應來源地,使其遠 離中國。就此而言,本集團已初步評估,於當前二零二零年財政年度,額外關稅 將不會對其美國的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除上述採取的措施外,本集團亦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就本集團的光纖電線組件產品 促使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作出「原產國及標記裁定」。因此,未來光纖電線組件 產品進口至美國時,即使其主要組件均採購自中國,惟光纖電線組件產品將不會 被徵收額外關稅。
基於上述訊息,於2019年3月之後,出口美國的光纖電線組件將不會被徵收額外關稅,所以公司預期於2019/20年度,額外關稅將不會對美國的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但重點是這預期是與2018/19年作比較,還是與未有貿易戰之前的2017/18年比較? 因為2018/19年已受到貿易戰影響,故此如果只是與2018/19年比較,那即是說來自Google的訂單將無法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 如果是與2017/18年比較的話,則在2019年2月取得關稅豁免後,Google的訂單將會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那今年度的盈利或許會大幅回升。

今年業績報告由,管理層對於前景的展望,主要著墨於通訊分部及醫療設備分部的增長,而對工業設備分部的評論相對負面,惟獨對數據中心分部沒有評論,不知是否Google訂單的去向仍是未知之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