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世界華文媒體 (00685) 的業績簡評及潛在催化劑


世界華文媒體的全年業績錄得虧損約1149萬美元或9000萬港元,但撇除一次性的盈虧,實際上核心盈利約1億港元或每股5.9港仙,全年派息3.365港仙,現價相當於12倍市盈率及4.8%股息率,估值上是合理。

資產負債表方面,實際上是比上年為佳,目前帳面持有淨現金約4億港元,而上年同期是淨現金2.9億港元。

純粹看基本因素的話,我覺得世界華文媒體目前估值算是合理,沒有高估或低估,但我們要考慮兩個潛在的催化劑:

1. 持有73%股權的萬華媒體(00426)如成功賣殼, 套現所得估計大約5億元,因世界華文媒體資金需求不大,兼且目前持有大量淨現金,故此估計套現所得大部份應會用作派特別息。

2. 大股東年事已高(82歲),之前由原本擔任主席兼執行董事,調任非執行董事,改由弟弟接任主席,而巧合的是大股東上年傳過大病一場,背後傳遞的訊息似乎很明確,大股東已預先安排好接班問題。這個說得難聽一些,以往有一些老牌公司年邁大股東一旦仙遊,股價可能都會有短線的炒作。

說完利好,說一些利淡的。最近不時有實股轉入CCASS,然後沽售,其實是馬來西亞的小股東在做套戥,因為同時在馬來西亞上市的世界華文媒體,在當地的股價及成交量都遜於香港,所以有些馬來西亞小股東將持股轉來香港沽售,令香港的股價承受沽壓,當然要轉來香港沽貨也要辦手續及需時數星期,不是想轉就立刻可以轉過來的,最起碼應該在香港也要有股票帳戶吧。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迪生創建 (00113) 全年業績短評


迪生創建仍然靜候價值回歸。

這兩年雖然股價已上升不少,但還沒有完全體現其價值。不說別的,只是帳面淨現金+短期投資總共約18億元,已比市值15.3億元為高,還沒計其正在復甦的核心零售業務,每年提供不俗的盈利貢獻。

今年全年純利1.52億元,以現價計算,迪生市盈率剛好約10倍、股息率6%,以零售股而言,估值尚算低估,更何況還有高達18億元的淨現金及短線投資。

迪生今年每股派息0.23元,也提供以供代息的選擇,基本上大股東潘生就肯定是選擇以股代息,繼續增持股權。

我自己給予迪生的短線目標價是4.6元,即是相當於18億市值,並不算太高的估值,希望可以在未來3、4個月達成。在2014年6月公佈的全年業績,當時的盈利也剛好是1.55億元,和今年相若;只是當時全年派息每股0.31元,比今年的每股0.23元為高。當年公佈業績後,迪生股價最高曾升至約4.8元。考慮到目前零售市道正在復甦當中,故此如果市況不是太差的話,4.6元目標價應該有機會可以在未來數月實現的。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天津津燃公用 (01265) 的潛在出售與要約


天津津燃公用於上周五停牌,並在收市後發出通告,主要內容如下:

1. 根據合營雙方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就成立津燃華潤訂立 的合營企業協議及補充協議,天津燃氣將逐步將其全部天然氣相關業務轉讓予津燃華潤, 而該等業務包括目標股份。

2. 於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交易時段後),合營雙方為促進津燃華潤根據合營重組協議收購目標股份訂立了備忘錄。

3. 國有股東非公開協議轉讓上市公司股份的價格不得低於下列兩者之 中的較高者:(一)提示性公告日前30個交易日的每日加權平均價格的算術平均值,即約為 每股股份0.61港元;(二)最近一個會計年度上市公司經審計的每股淨資產值。

4. 根據收購守則之規定,倘完成轉讓目標股份,則 津燃華潤將須根據收購守則規則26.1就全部已發行股份(津燃華潤及其一致行動人士已擁 有或同意將予收購者除外)提出強制性無條件現金要約。

5. 於本聯合公告日期,天津燃氣及津燃華潤並無就轉讓目標股份訂立正式協議,且磋商仍在進行中。有關詳細條款及時間表須 待天津燃氣與津燃華潤進一步協定,而轉讓目標股份可能會或可能不會進行。

上述內容其實說得很清楚,如果達成股份轉讓協議的話,轉讓價不會低於資產淨值 (NAV),以最近的年報數據計算,每股NAV是1.16港元,其後宣派未期息2港仙,我不知NAV是否會作出調整,如果不需調整的話,NAV是1.16港元;如果要調整的話,NAV是1.14港元。

而如果按最低要求的NAV價作為轉讓價,完成股權轉讓後,津燃華潤是必需按收購守則向全體小股東作出強制性的全面要約,即是小股東可以以同樣價格將持有的天津津燃H股出售給津燃華潤,而如果超過90%的H股股東同意要約的話,則津燃華潤是有權可以將天津津燃同時私有化的。

整個事件驅動策略很簡單,主要視乎你:

1. 覺得天津燃氣能否和津燃華潤達成轉讓協議?

我個人看法是,津燃華潤參與合營公司的營運多年,對合營公司業務是很了解,這時候雙方根據合營重組協議就收購目標股份訂立了備忘錄,相信應該已是情投意合,不然無需在合營協議簽訂了接近7年後,這時候才提出有關的收購、轉讓事項。

2. 作價會否只是NAV? 

我自己看法是如果津燃華潤這一刻沒有打算將天津津燃私有化的話,則轉讓價可能只是NAV 或者稍高於NAV的作價;但如果津燃華潤打算一併將天津津然私有化的話,明顯地NAV的價格是難以成功的。參考華潤燃氣於2011年私有化鄭州燃氣 (03928) 的現金作價都達到1.35倍市帳率,我估計作價必需達到1.3倍市帳率才有吸引力。

最後,個人認為如果成功轉讓股權的話,華潤燃氣最終應該都會將天津津燃公用私有化的,問題只是時間而已。

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小型新股惡炒 (下) - 浴火重生


被配售的大戶炒高散貨的新股,然後在散戶互相踐踏下,跌到一扑一碌,股價是否永不超生?

暫時比較肯定的是,當市值跌破3億元,開始具備谷底反彈的機會;當市值趺到2.7億左右,不少半新股都會見底回升;最極端的個案是跌到2.4億市值才終極見底。

通達宏泰 (02363) 曾低見1.27元的上市低位,比招股價2.3元下跌45%,市值低見2.4億元,然後開始反彈,現價已自低位反彈33%。

天長集團(02182) 曾低見0.435元,比招股價0.71元下跌39%,市值低見2.7億,然後開始反彈,現價已自低位反彈24%。
但上述舉的兩個例子只是跌到賤價的谷底反彈,算不上浴火重生。真正浴火重生的有以下眾多例子:


Kakiko Group (02225) 招股價0.52元,上市首天高見0.61元,數天後跌破招股價,曾低見0.495元。其後經過一輪長期收集後,貨源歸邊,股價曾高見2.76元,比招股價大升4.3倍。




凌銳控股 (00784) 招股價0.5元,上市後曾低見0.385元,比招股價下趺23%,市值低見3.1億元;然後低位收集後,股價炒至最高0.85元,自最低價上升1.2倍,也比招股價高70%。




光麗科技(06036) 招股價0.5元,上市後曾低見0.35元,比招股價下跌30%,市值低見3.5億元;在低位收集後,股價曾回升至0.64元,自低位上升83%。現價0.57元,比招股價高14%,勉強算是浴火重生。



榮智控股(06080) 招股價0.52元,上市後曾低見0.415元,比招股價下跌20%。在低位收集後,股價曾炒至最高0.86元,自低位上升107%。現價0.62元,比招股價高19%。

半新股什麼情況下可以谷底回彈,大概都掌握到一二,主要看市值,但什麼情況下會浴火重生?恕我仍未掌握到要點,仍在研究中,大家不妨也一起發揮研究精神,看看能否找到一些共通點,然後日後可以從中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