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文章

置頂文章: 我的交易日誌 (四)

這個專欄的留言區將會用作記錄我自己交易的專區,以後有什麼即市交易都會首先在這裡更新,作為自己一個完整的交易紀錄。 因為目前我的網誌已暫停留言功能,所以很抱歉有時未必可以與大家詳談買賣原因,很抱歉。 之前兩個交易日誌的連結: 我的交易日誌 我的交易日誌 (二) 我的交易日誌 (三)...

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

私有化三度鍛羽而歸仍鍥而不捨的亞洲衛星 (01135)


港股歷史上私有化次數最多的股票,我相信應該是亞洲衛星。

亞洲衛星已在2007、2012及2015年先後三次作出私有化的嘗試,但分別因各種不同的原因而鍛羽而歸。

先於2007年提出以協議計劃 (Scheme of Arrangement) 形式私有化,每股作價18.3元,估值相當於15.8倍市盈率及1.61倍市帳率,但計劃在表決前因美國政府反對而終止,改以強制性要約代替。

該等會議在收購人援引授權條件及其他授權條件後,有鑑於美國監管事宜而無限期押後。根 據美國監管事宜,美國國務院認為,倘該計劃生效,美國國務院會將亞洲衛星之新所有權架 構視為一項重大變動(即佔新私人公司百分之五十之投票控制權)。美國國務院並認為該計劃 生效會導致亞洲衛星所擁有之先前出口衛星擁有權有變,而該變動須獲得監管部門就有關衛 星授出批准,而美國國務院無意就該計劃授出該等批准。美國國務院亦認為,繼續作出有關 擁有權之變動而未經事先批准,將違反亞洲衛星事先已持有之出口授權。

大股東於2012年再度提出私有化,仍是協議計劃形式,每股作價23.5元,估值相當於11.1倍市盈率及1.38倍市帳率。這次的私有化計劃美國政府並沒有反對,但母公司在表決前已收到一名足以一票否決是次私有化的機構投資者的電郵,宣稱“不願贊成邀約”,即是反對私有化,而這名機構投資者估計是當時持股超過5%的Aberdeen Asset Management。此外,獨立財務顧問英高給予的獨立意見是:


獨立財務顧問罕有的建議獨立股東反對私有化計劃!  投票結果是一面倒的反對是次私有化計劃:



第三次私有化嘗試是2015年藉大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而提出的強制性要約。當時因為大股東之間的股權轉讓而提出強制性要約,每股作價26元,如果有超過90%獨立股東接受要約的話,大股東將會行使強制收購權,收購餘下股權及將公司私有化。要約當時的作價是相當於1.43倍市帳率及18.2倍市盈率,而獨立財務顧問英高當時再次建議獨立股東不接納這個要約,當時的獨立意見是:




強制性要約結果是:



強制性要約只獲得4.271%的有效接納,因不足90%的關係,大股東無法行使強制收購權去收購其餘獨立股東持股及將公司私有化。

私有化計劃一而再、再而三地受挫,但大股東屢敗屢戰,相隔數年後再次提出私有化計劃,這次能否獲得獨立股東的支持?

等候私有化通函公佈及獨立財務顧問英高作出獨立意見後,我們再作分析。

2019年6月26日 星期三

淡市下的股份配售


自己組合持股之一的川河集團(00281),因為要提升公眾持股量,以符合上市規則的關係,上月底以每股0.55元 (即是除息後的0.51元) 配售了大約一億股,並且仍有大約2400萬股需要減持,最近見到大股東也有在0.495-0.5元減持了大約1千萬股。

以當時配售價0.55元而言,其實是頗便宜的,和大股東之前的自願要約價一致,而且除息後股價0.51元,股息率接近8%,算是頗吸引,那知在配售後,股價很快就跌破配售價,今日曾低見0.49元,比配售價再低4%左右。

股價跌,與市況淡固然有一定關係,只是即使大市在近期反彈一千多點,仍是對這些有股份配售的上市公司幫助不大。我們可以再看看近期其它有股份配售的公司,包括:

保利協鑫 (03800): 於6月11日,以每股0.45元配售15.1億股,配售價比前收市價0.5元有10%的折讓,目前股價0.415元;

信義光能 (00968): 於6月11日,母公司信義玻璃(00868) 以每股3.75元配售3.14億股,配售價比前收市價4.13元有大9.2%的折讓,目前股價3.69元,近期曾低見3.57元;

藥明生物 (02269): 於6月18日,母公司以每股69.3元配售減持5500萬股,套現大約38億元,配售價比前收市價72.95元有大約5%的折讓,目前股價68.1元,近期曾低見65元。

連同川河集團,近期4宗配售都是股價在完成配售後跌破配股價的,縱使恒指從6月初低位26700點反彈了接近2千點,但這些公司的股價仍是繼續停留在配股價以下,嚴重跑輸大市。或許以後在這種淡市,如果遇上配售的話,不必急於撈貨,甚至如果有貨在手的話,可以先行減持。以川河為例,在公佈0.55元的配售後,仍有頗長的時間可以在0.57-0.58元減持的,如果當時先行沽出避險,現在已可以低7-9% 補回。


2019年6月25日 星期二

匯聚科技 (01729) 全年業績跟進



匯聚科技昨天收市後,舉行了業績發佈會及推介會,主要內容昨晚財華網已率先披露,內容如下:


從這報導中,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從2019年初至2019年4月,公司取得額免被加徵關稅這段期間,基本上公司和客戶共同商議後,是暫停發貨去美國,故此我們可以看到18/19年下半年發貨去美國是比上半年減少了足足1億美元,而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是環比減少了1.8億元,影響不可謂不大。

而在上一篇的業績短評中,文章末段的問題是究竟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大減,是因為Google為迴避關稅而押發下單,還是Google本身對光纖組件的需求下跌所致? 現在看來有明顯的答案了,而上文也有猜測:

如果是與2017/18年比較的話,則在2019年2月取得關稅豁免後,Google的訂單將會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那今年度的盈利或許會大幅回升。

我仍抱有樂觀的期望。



2019年6月24日 星期一

匯聚科技 (01729) 全年業績短評



昨天大家已就匯聚科技的全年業績有了不少的討論,今天我再簡單總結一下。

如果撇除外匯虧損的話,上半年核心盈利約1億元,而下半年核心盈利約3300萬元,全年核心盈利約1.33億元,而去年核心盈利約1.38億元,出現輕微倒退。投資者比較關注的是下半年業績比上半年度出現較大幅度的倒退,故此我會重點說說這問題。

1. 季節性因素

通過上市後的3份業績,包括2份全年業績及1份中期業績,我們可以大致歸納出匯聚的業績有季節性因素,主要是上半年業績會優於下半年,估計是因為農曆年的原因。17/18年上半年的核心盈利大約8000萬元,下半年是5800萬元; 18/19上半年是1億元,下半年是3300萬元,兩年都是上半年盈利比下半年為佳,是有明顯的季節性因素。

2. 貿易戰影響浮現


2017/18年度公司最大客戶是Google, 有高達4.87億元收入,而2018/19年度則下跌至4.1億元,成為第二大客戶,被華為超越。一直以來Google的訂單對公司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主要是數據中心的電信組件主要是光纖組件,毛利率比銅製的高很多,我們翻看一下招股書披露的數據:



根據招股書最後披露的毛利率數據,數據中心分部的毛利率接近40%,故此2018/19下半年來自數據中心的收入大幅下跌1.84億元,轉化成毛利的話,就是差不多下跌了7400萬元的毛利,此乃下半年業績大幅下跌的主因!

數據中心分部的收入在之前一直都是穩步上揚,為何會在2018/19年下半年出現急跌? 與此同時,出口美國的貨物值也於2018/19下半年大跌一半,而大家搜查到的資料顯示Google仍然繼續投入數據中心的建設,對光纖電線組件的需求不應出現如此大幅減少,故此來自Google的訂單於下半年大幅下跌,或許只能以2018年6月爆發的貿易戰來解釋。公司一直以來沒有披露貿易戰的影響,但基於2018/19年下半年的數據,我們可以歸納出中美貿易戰確實對公司產生頗大的影響。而且我們再看看公司於5月公開的訊息:

於二零一八年爆發中美貿易戰後,由於出口至美國的中國商品被徵收額外關稅, 故本集團一直尋求措施減低貿易戰對其業務的影響。於二零一九年四月,為避免 額外關稅,本集團更改將運往美國之產品的若干主要組件的供應來源地,使其遠 離中國。就此而言,本集團已初步評估,於當前二零二零年財政年度,額外關稅 將不會對其美國的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除上述採取的措施外,本集團亦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就本集團的光纖電線組件產品 促使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作出「原產國及標記裁定」。因此,未來光纖電線組件 產品進口至美國時,即使其主要組件均採購自中國,惟光纖電線組件產品將不會 被徵收額外關稅。
基於上述訊息,於2019年3月之後,出口美國的光纖電線組件將不會被徵收額外關稅,所以公司預期於2019/20年度,額外關稅將不會對美國的業務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但重點是這預期是與2018/19年作比較,還是與未有貿易戰之前的2017/18年比較? 因為2018/19年已受到貿易戰影響,故此如果只是與2018/19年比較,那即是說來自Google的訂單將無法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 如果是與2017/18年比較的話,則在2019年2月取得關稅豁免後,Google的訂單將會恢復至貿易戰前的水平,那今年度的盈利或許會大幅回升。

今年業績報告由,管理層對於前景的展望,主要著墨於通訊分部及醫療設備分部的增長,而對工業設備分部的評論相對負面,惟獨對數據中心分部沒有評論,不知是否Google訂單的去向仍是未知之數?


2019年6月20日 星期四

證監查IPO誇大買盤誘大客


前天信報有一篇報導,相信並不是太多網友有留意,該篇報導撮錄如下:

證監查IPO誇大買盤誘大客

證監會副行政總裁梁鳳儀【圖】昨日表示,正就股權及債務資本市場的簿記建檔(Book building)程序進行主題檢視,特別針對包銷銀行或涉利益衝突,甚至提交虛構或誇大的買賣盤,或提供誘因令投資者進行交易。
梁鳳儀出席第三屆證監會合規論壇時致詞,提到證監會現正進行的主題檢視,其中包括針對股權及債務資本市場的簿記建檔程序。
她解釋,包銷團透過簿記建檔,估計市場對該IPO或發債項目的興趣,並同時向買賣雙方提供服務。證監會憂慮過程中會出現利益衝突,譬如當包銷銀團就項目進行有關連的研究(Connected research)。
包銷團營造熱烈假象
此外,若包銷銀團提交虛構或誇大買賣盤,或提供誘因令投資者進行交易,梁鳳儀指會損害IPO定價和公平分配證券的程序,最終削弱投資者對資本市場的廉潔穩健和透明度的信心。
有熟悉新股發行的人士指出,新股國際配售(機構投資者)部分往往有人「營造熱烈假象」吸引高淨值客戶認購。另有業界表示,有賬簿管理人會安排友好券商認購股份,「枱底再給回佣」,同樣為求營造市場需求殷切的效果。
2019年6月18日



上述報導中提及幾點,針對目前新股的問題,包括:

1. 包銷團就有關的IPO 公司進行有關連的研究 (connected research),往往會提供一些樂觀的盈利預期,以吸引機構投資者認購,但這些資料通常只會提供予機構投資者,散戶無法取得。相關的問題大家可以參考下列一篇文章:

New rules on the availability of information in the UK IPO process in force from 1 July 2018


文章中提及:
For the vast majority of UK IPOs, the only pre-IPO research available is that produced by “connected” analysts – analysts from within the bookrunning bank(s) who are given access to management and financial data, often at or around the same time as when syndicate participation is being decided. 
This sequence of events, together with the general potential for pressure to be brought to bear on analysts to produce favourable research by the corporate finance team within a bank, leads to an obvious conflict of interest – a conflict of interest which is recognised and dealt with in both FCA and internal bank regulation, but with that regulation currently being under significant commercial strain.
文章裡提及一些改善的方法,如果可以在香港落實的話也不錯。個人覺得如果相關(connected) 或者非相關 (unconnected) 的研究報告內容也可以公開予散戶獲知就更佳,雖然這可能性極微。

2.  有些新股可能公開發售反應一般,但市場會流傳國際配售獲得大幅超額認購,又或者有一些知名機構或個人投資者會認購,營造反應熱烈的氣氛,催谷其他投資者認購......只是實情並非如此,往往是誇大了認購反應,目的只是為了令IPO可以順利完成及以較高價位定價,到真正上市時股價就見真章,近月有某1、2隻新股就是聽聞出現了這種情況。

3. 有賬簿管理人會安排友好券商認購股份,「枱底再給回佣」,同樣為求營造市場需求殷切的效果。這種情況是對不知情的投資者造成最大的損害,我們無法確定市場是否存在這種情況,希望證監會可以重視這問題,防範、打擊國際配售可能出現的這種不公平的情況,保障投資者的利益。


近期明顯感覺到證監會開始重視新股存在的問題,不論是新股審批的問題,又或者上市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對投資者而言是好事。維持一個公平、公開、高透明度的市場,是對投資者最大的保障。


延伸閱讀:

港交所查詢保薦人紀錄「捉鬼」 重點鎖定「高產量」本地行 港交所不評論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解讀嘉宏教育 (01935) 招股書



我之前曾說過嘉宏教育如果2019年的經營狀況與2018年相若的話,估值其實頗便宜的,以招股價計算,估值大約10倍市盈率。這數據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其實招股書裡已提供足夠的訊息讓我們自行估算,我將這些資訊剪貼出來,一目了然。








根據第一幅圖的2018年核心純利是1.24億人民幣,但因為股權變動及重組關係,我們2019年的業績會有下列變動:

1. 信息商務學院於2018年1月-7月5日的盈利,是按65%入帳記為應佔合營學校溢利;於2018年7月6日起,才是100%入帳為公司的盈利,而且2019年全年盈利也會100%併入公司盈利,那2019年將會增加多少的盈利,假設2019年信息商務學院的盈利與2018年相若?

2. 2018年11月7日企業重組完成後,陳淩峰先生、陳澍先生及陳南蓀先生持有的非控股權益的應佔年度溢利將會直接歸屬於公司,那2019年會因此增加多少盈利,假設2019年的盈利與2018年相若?

經過簡單計算之後,大家會計算到2019年如果經營情況與2018年相若的話,公司核心盈利會大幅提升至大約2.1億人民幣,以招股價計算,即是相當於大約10倍市盈率,比較主營高等教育的同業,這估值是比較便宜的。

招股時看到市場反應冷淡,已預計公開發售會認購不足,也因此比較大機會接近下限定價,值博率提升,故此大膽認購博一博,看看能否洗脫近期燈神之名。

2019年6月14日 星期五

跌市炒新股, 取大棄小,跟紅頂白


很多年前炒新股差不多是穩賺的,尤其是早年的大型新股,差不多與派錢無異;而一些小型的新股,尤其是公開發售反應熱烈的,也會有曇花一現的表現,雖然只是短暫,但起碼有1、2天的時間讓你獲利離場,所以如果不大貪的話,大、小型新股都可以穩定地獲利。

但近年新股質素每況愈下,尤其是小型新股啤殼上市盛行,有不少根本就是“砌數”上市,上市後業績很快走樣。以前賣殼容易的時候,還可以憧憬上市一年後賣殼,有殼價支撐,現在呢? 受制於證監會打擊賣殼的辣招,殼價大跌,而且有價無市,殼買家極少,而早1、2年前啤殼上市的殼股,現在基本上就是“躺”在地上,有不少市值已跌到1、2億的,仍是乏人問津,新上市的小型股又如何可以突圍而出?莫說沒有基本因素支持的,即使有實質業務、有基本因素支持的,也是被市場忽視,估值極低,慘不忍睹。

今年和上年原本都可以在新股市場獲取不俗的回報,但就因為被兩隻小型新股所托累,回報大減,而且通過自己的研究及不同渠道了解小型新股國際配售市場的黑暗,已深知小型新股再沒有可預期的獲利方程式,莊家的套路變化極多,已不是沒有內線消息的散戶可以駕馭,故此自今年的彼岸控股(02885) 受創後,已決定不再參與這種小型新股;如果有實質業務支持的,寧願等上市後破底才考慮是否趁低收集。

中、大型新股並不是說每隻都可以賺錢,但起碼表現會比較符合預期,不會好像小型新股一樣,是莊家的私人派對,完全難以捉摸。其次,中、大型新股一般都會有15%的超額配發 (綠鞋),容許保薦人在穩定價格期內,股價低於招股價時可以護盤,無形中為投資者提供一條“退路”,即使未必可以全身而退,但也有助減少損失。

總結而言,現在的小型新股是一個被莊家操控的市場,而中、大型新股就比較受機構投資者左右,而且看重基本因素或特殊概念,令大家比較容易捉摸。環顧今年以來參與的10多隻新股,基本上就是輸了一隻彼岸,而大賺的有康希諾 (06185) 及上年底認購的永升生活 (01995),而一隻彼岸就將永生生活的盈利一筆勾消! 所以痛定思痛,不再存有僥倖的心理,減少參與小型新股,集中研究中、大型新股,尤其是一些可能如去年備受忽視的中型新股,例如新城悅 (01755) 及永升生活等,可能才是賺取高回報之道。

最後補充多一點,上星期有媒體披露某剛離職的上市科高層在任職時,“放水”予一些可能不符上市資格的小型新股上市,相信有關當局目前正跟進事件,仍未有結論,但觀乎過去1、2年上市的小型新股,很多在上市後業績一落千丈,不知是否巧合?  希望上市科可以做好最後把關的工作!

2019年6月12日 星期三

股票除息的潛在獲利機會


最近一個月,自己持股有不少除息,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一些潛在的獲利機會?

一般而言,獲利機會有二:

1. 有好“息”之徒在除息前買入,令股價在除息前上升,但這種上升一般都是無法持久的,所以可以考慮趁除息前如有炒上先行沽出,候除淨後股價回調才補回;

2. 有些投資者會長期在固定價位掛入買盤,因沒有留意除息日期,故此在除息後仍然按除息前的價位排入,眼明手快的股東可以把握此機會獲利。

具體例子我就懶得去找了,大家有時間可以留意下自己的持股,看看有沒有一些在除息前後有上述的情況出現。

2019年6月10日 星期一

上市公司為何要遷冊香港?



上周四,Joyce Boutique (00647) 宣佈重組方案,目的是進行遷冊,將原本於百慕達注冊的上市公司,變更為香港注冊的上市公司。

根據公司通告,遷冊的原因是:

鑑於本集團現時的規模(隨多年間有所縮減)且以香港為其管理及主要營運基地,於百慕達維持上市 控股公司的公司註冊的方案已變成欠缺吸引力的安排。除了時區差異,使得本集團每當需要尋求於百 慕達的支援及服務時都遭遇行政不便外,本集團於近年的重大營業虧損以及在可預見未來的展望亦令 於百慕達維持註冊的做法在成本方面失宜,尤其是考慮到維持成本預期會在百慕達實施經濟實質規定 後有所增加。董事認為,經考慮本集團的規模及盈利能力後,日漸加劇的成本及行政失效情況超出了 於百慕達維持註冊的裨益。因此,董事提議以重組方案為措施,藉此針對該失效情況並減輕企業間接 費用的持續負擔。

這宗遷冊並沒有引起市場的注視,媒體的報導不多,唯有明報財經版有比較深入的分析:


JOYCE提到的經濟實質規定,是源於今年初歐盟對百慕達、開曼等多個離岸註冊公司勝地「開刀」,要求當地政府需要加強對在當地註冊的空殼公司的管制,否則可能會納入歐盟的黑名單,其中百慕達在2月份一度落入黑名單,直至5月才重新被剔出,惟仍然列入被觀察中的「灰名單」,至於其實際稅務要求則仍不明朗。
翻查資料,目前香港上市公司以在開曼群島註冊為最多(見圖),其次便是百慕達,香港僅排第四。這個現象主要是由於這些地區稅務條款較優惠,加上香港在1993年開始接受中國註冊公司以H股來港上市前,不少中資公司都以離岸註冊的架構、俗稱「紅籌」形式在港上市有關。但在這些「避稅天堂」改例以後,未來或有更多上市公司會仿效JOYCE做法遷冊回港。

我不清楚維持百慕達注冊會增加Joyce Boutique多少的營運成本,但感覺上理應不會是顯著的開支,也不清楚歐盟打擊「避稅天堂」新例,對於一間連年虧損、業務集中在中、港兩地的上市公司,會有多大的影響,同樣地直覺上應該不會有太大影響。

這宗遷冊,其實令我聯想起於2017年,同樣由百慕達遷冊香港的中國電力清潔能源 (00735),於事隔不足兩年後,提出私有化。如果中國電力清潔能源的遷冊與其後的私有化是有關連的話,則原因後簡單,就是香港注冊的上市公司,如果採用“協議安排” (Scheme of Arrangement) 形式去私有化的話,則無需好像百慕達或其它離岸公司一樣,需要通過“數人頭”一關,私有化的難度是大為降低。

Joyce Boutique 已連續4年錄得虧損,目前似乎投資價值一般,但早於2010-2015年期間,曾經錄得不俗盈利,而且目前仍持有3億多元的淨現金,與市值相若。目前難以評估私有化的機會,只可以說不能排除這可能性,或許日後如果見到有內線人士增持的話,可以跟進。

2019年6月5日 星期三

專注豪華汽車金融服務的東正金融 (02718) (下)


香港上市公司中,與東正金融業績最相似的是易鑫集團 (02858),其剛公佈的2019年第一季度業績,令人驚喜:

 2019年第一季度,易鑫促成約147,000筆汽車融資交易,較2018年同期增長約30%。易鑫 通過助貸業務及自營融資業務促成的車貸融資總額約為人民幣113.0億元(16.8億美元)。 
根據美國公認會計原則,2019年第一季度,易鑫總收入達人民幣16.6億元(2.476億 美 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35.3%;毛利達人民幣8.430億元(1.256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 長40.8%;淨利潤為人民幣1.045億元(1,560萬美元),而2018年同期則錄得虧損淨額人民 幣2.214億元(3,300萬美元);非公認會計原則淨利潤為人民幣2.334億元(3,480萬美元), 而2018年同期則錄得非公認會計原則虧損淨額人民幣6,230萬元(930萬美元)。

同業的業績顯示即使2019年第一季度,汽車銷售按年錄得一成多的跌幅,但汽車金融業務仍可以取得增長,故此相信東正金融上市後第一份業績,理應也有不俗增長。

而作為唯一一間上市的持牌汽車金融公司,東正金融可以以較低的資金成本獲得各種資金來源,有利於維持較高的淨息差及取得較佳的回報。其次,控股股東正通汽車 (01728) 是國內前十大汽車經銷商集團之一,專注於經銷寶馬、奧迪、路虎等豪華品牌汽車,為東正金融提供客源。在成立初期,公司高達8成多貸款金額是發放給母公司的客戶,而隨著開拓外部客戶取得良好成績,這比重在2018年跌至70%,即是外部客戶的佔比由2016年的17%,大幅上升至2018年的30%。


外資券商摩根士丹利(大摩) 在4月底出了一份報告,預期東正金融2019年純利高達9億人民幣,當中的一項假設就是東正金融繼續成功開拓外部客戶,成為公司業績增長的源頭。

Distinctive business combination: auto finance company (AFC) + dealership. We
expect DZ AFC, as a CBIRC-licensed institution, to benefit from its regulated and
diversified funding sources (e.g., bank loans, financial bonds, ABS issuance). The
company also enjoys sustainable profitability, aided by the dealership network
provided by its parent company, ZhengTong Auto Services Holdings Limited. In
addition, DZ AFC's strategic focus on luxury car brands (a more resilient growth
segment) has offered some protection amid the slowdown in the overall auto
sales market. DZ AFC has continued to reduce reliance on its parent for customer
acquisitions and funding – by external dealership network expansion (beyond
that provided by ZhengTong) and funding mix optimization. Its current risk profile
is transparent and still low, thanks to regulatory oversight.

大摩在報告中評估的3個情況是:


最牛的情況下,目標價是5.32元; 而最壞的情況下,目標價2.28元。

以東正金融最近的股價走勢來看,似乎市場是預期最壞的情況會出現! 公司將於8月公佈上市後首份業績,我們即管拭目以待。

引伸閱讀:

汽车金融第一股来了 东正金融今日“驶入”H股

亮眼业绩支撑估值:东正金融增长潜力巨大


2019年6月3日 星期一

專注豪華汽車金融服務的東正金融 (02718) (上)


東正金融於4月初上市,當初招股價範圍是每股4.2-6.3元,然後因為招股反應欠佳,所以下調招股價至每股3.06元,而目前股價已跌至1.95元!

股價大跌,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跟隨大市下跌,但東正金融的跌幅遠高於大市,相信是市場也擔憂其基本因素轉差,盈利無法維持過往的增長速度。

我們看看過去幾年東正金融的業績:



從過去三年業績可以看到東正金融正處於高增長期,如果按照過往增長勢頭,今年盈利就算達不到券商預期的10、11億人民幣,也應該有6、7億人民幣吧,但股價跌成這樣,似乎不只反映業績達不到券商的預期,甚至連增長也欠奉!

為何市場會如此悲觀?或許是因為今年以來中國汽車銷量呈現下跌趨勢,令市場擔心東正金融的汽車零售貸款業務會因此而錄得倒退。


市場的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的,但我們要留意的是東正金融是專注於提供購買豪華品牌汽車的汽車金融產品和服務,而2019年1-4月,國內豪華品牌汽車的銷量並沒有下跌:


相對於中國汽車整體銷量在2019年1-4月錄得約12%的跌幅,豪華品牌汽車的銷量在頭4個月仍可以錄得輕微的增長,表現遠比整體市場為佳。

當然,大家會擔心貿易戰的持續會影響國內經濟及消費信心,從而進一步影響豪華汽車的銷售,這點相信短期是難以避免的,但中長線而言,隨著國內經濟穩定增長,國民收入增加及消費升級,加上汽車金融服務的普及,豪華汽車銷量長遠而言仍會有所增長。根據招股書引述的報告:

豪華汽車銷售金額由2013年的人民幣5,102億元大幅增加至2017年的人民幣10,727億 元,2013年至2017年的複合年增長率為20.4%。於該期間,就銷售金額而言,豪華汽車在 行業概覽 – 77 – 整體乘用車市場中的份額由18.9%增至25.1%。於未來年度,豪華汽車的銷售金額預期將持 續增加,到2022年將達到人民幣17,681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10.5%,約佔2022年整體乘 用車市場的31.3%。

其次,我們也要留意汽車金融的普及程度日後仍有大幅度提升的空間。根據招股書:



截至2017年,中國的汽車金融滲透率只有30%,遠遠低於成熟市場的60%以上的滲透率,未來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