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新世界百貨中國(00825) 私有化要約 - 狹路相逢勇者勝



如果要我以一句話來形容今次新世界百貨的要約形式私有化, 那只能是:狹路相逢勇者勝。要約方想低價私有化,小股東想更好的價格才同意私有化要約,那一方會勝出?

誰可以勝出,關鍵是究竟小股東更怕私有化失敗、股價大跌,還是大股東有更強意欲去完成私有化。

其實大家如果稍為做做功課,比較一下近年幾隻類似業務上市公司,包括物美商業 (01025)、銀泰商業(01883)的私有化作價,就知新世界百貨大股東出價是很低的,但與此同時他們也是保留了提價的權利,即是說大股東的策略是“開天殺價”,等候小股東“落地還錢”,當然如果小股東因為怕輸而接受了第一次開價,那鄭家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等候新世界百貨發出正式的私有化通函,我會再寫一篇詳細的文章說說這個私有化,包括私有化作價的比較、要約流程及數個可能的結果。

狹路相逢勇者勝,我們已在興發鋁業(00098)的私有化上作出勇敢的抉擇,就看看這次新世界百貨的私有化,是大股東、還是小股東有更強的意志與勇氣去達成對自己更有利的結果。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味丹國際 (02317) - 信大戶, 還是信內線?


自今年3月以來,味丹國際的股價走勢是這樣的:




撇除期間已派的6.5仙股息,股價從3月高位下跌大約22%,期間CCASS倉位變動如下:




從上述的CCASS倉位變動,我們可以總結如下:

1. 以金英、Man Hon Yeung及信誠為首的大戶是主要沽家,他們在短短3個月內已合共在市場沽出約9000萬股,目前尚餘大約1000萬股要沽。

2. 主家買家是以蜂投及元大為首的券商,合共買入約6000萬股,當中元大是傳統的台資券商,而蜂投的持股中也絕大部份是台資股,有理由相信是台資御用券商之一(可以參看下圖蜂投的持股),故此我們也可以從中推測這兩間券商背後的買家可能是台資、甚至有可能是公司或大股東的友好人士。


蜂投的10大持股中,有5間是台資上市公司。

3. 根據味丹在6月17日的自願股權披露,有理由相信在這段期間以元大證券增持的是丹澤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其在增持後已持有8335萬股或5.47%味丹股權。丹澤企業的董事長楊坤洲及董事楊坤祥兩兄弟同時也是味丹的董事,而丹澤的監察人楊孟達也是味丹的高級管理層,故此這公司可以說是名符其實的“內線人”。



4. 蜂投的持股中, 絕大部份 (9181萬股) 以6月14日轉倉至安信國際,再加上於5月4日從日盛香港嘉富 (JS CRESVALE SECURITIES INTERNATIONAL LTD) 轉至安信國際的1869萬股,安信國際目前倉位已有1.1億股或7.27%股權,但幕後人的身份仍未披露,只可以推測很大機會是台資、甚至可能是公司或大股東的友好人士。

5. CCASS第3大倉位的百裕證券持有4.23%股權,也於上星期靜悄悄地增持了92萬股,前幾天也不時見到百裕的買盤在排隊列出現。


股權集中度

根據2016年年報,公司首4大股東合共持有61.49%股權,再加上剛申報的丹澤企業持股,即是楊氏家族成員已持有味丹約67%股權,而這67%股權尚未包括未作出股權披露的安信國際7.27%股權,如果這些持股也是屬於大股東友好的話,則大股東及友好的持股已達74%。




而根據CCASS紀錄,公司股權的倉位分佈如下:



1. Non-CCASS 持股約8.9億股,從可追踪的時間至現在都沒有什麼變化,可以假設這些持股都是屬於已披露的主要股東持股;

2. CCASS持股方面,頭三大倉位包括元大證券、安信國際、百裕證券及群益證券,當中台資元大的倉位是一直長期遞增,現在持13.96%股權(丹澤企業披露的5.47%股權包括在內);安信國際的持股在上段有分析,而第三大持股的百裕在最近6年由大約5700萬股緩慢增持至6400萬股。這三大持股再加上Non-CCASS的8.9億股,已是佔公司83.9%股權。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價值,可以是跌出來的


選這四隻股,並不是因為我全部持有 (事實上我只持有其中兩隻),或者純粹因為這4隻股股價都處於近期低位,還有一個原因的.....

大家能否找到這四隻股的一個共通點?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橙天嘉禾(01132) 出售中國影院業務大事紀




2017年4月3日:授出274萬購股權予大股東兼公司主席伍克波先生,認購價每股0.81元;由於授出的購股權數量剛好不多於已發行股數的0.1%,故此無需獨立股東批准

2017年4月13日:建議授出約1.07億股購股權予大股東兼公司主席伍克波先生,另再賦予伍先生可以向彼之外的合資格人士授予約3千萬股購股權,認購價每股0.84元,有關建議先待股東大會上由獨立股東表決通過。這項授權如通過的話,已發行購股權數量基本上已非常接近購股權計劃容許的上限數量。

2017年5月25日:橙天嘉禾內地影院業務的買家南海控股成功發行債券集資5億美元 (約39億港元),與收購影院業務的作價約37億港元極之接近。

2017年5月31日:公司向主席兼大股東伍克波先生收購泛亞影院廣告有限公司,作價7100萬元,剛好不高於公司資產淨值的5%,故此不用獨立股東表決批准。以公司目前拮据的財務狀況去作出此收購,是否先洗未來錢?

2017年6月22日:公司舉行股東大會,屆時獨立股東將會投票表決是否授出購股權予大股東兼主席伍克波先生。

要完成交易,目前最少還要等候兩件事項的公佈:

1. 中國商務部通過反壟斷審查。商務部在收到反壟斷審查申請後,一般是在四個月內會有結果,如果買賣雙方於2月底前申請的話,理應於6月底之前會有結果。自中國反壟斷法實施9年多以來,只有兩宗申請個案被否決,包括2009年禁止可口可樂併購匯源果汁及2014年禁止馬士基、地中海航運及達飛設立網絡中心經營者事項,與及29宗附加條件的批准個案,其餘1698宗申請個案俱是無條件批准,由此可見國內反壟斷法的寛鬆,實在難以想像南海附屬大地影院在併購橙天嘉禾後,按票房計算的市場佔有率也只是提升至10%左右,仍遠遠落後於龍頭萬達影院的13%市佔率,故交易因反壟斷法而被否決的機會極微。

2. 由於是次收購橙天嘉禾內地影院業務於南海控股而言,只屬於一宗主要交易,故此在得到控股股東書面批准交易後,無需另行召開股東大會表決,目前只待南海控股發出通函以確認有關的買賣協議。根據南海控股2月17日的通告,除非再申請延期,不然有關通函將不遲於6月15日或之前公佈。

我自己的估計是交易應該可以於7月份完成,至於為何預期7月可以完成交易,就暫且賣個關子,等猜中了才說。

等這宗交易順利完成之後,我再說說橙天嘉禾餘下業務的價值及公司整體合理估值。

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冠捷科技(00903) 股權轉讓疑團


於5月下旬,冠捷科技有股權變動的披露:




根據下列披露的詳情,可以理解為徐晨昊控股的上海普羅股權投資以現金購入4.038億股或17.22%的冠捷科技股權,每股作價1.8元。


但這批4.038億股從何而來? 是誰出讓的?同日披露就只有日本的三井物產,其披露的股權轉讓內容是: